关闭

水蜜桃丝瓜破解版的大片app

二月 20th, 2021 / / categories: 未分类 /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左东流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说:“钱老板,最好弄点刺激的事情做做,我在部队当侦察兵那阵子,部队位于金三角附近,常常和毒贩打交道,我喜欢冒险,组织上有什么艰难险阻任务都让我去完成,虽然风险比较大,有时候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,但我觉得很刺激,幸运的是,每次我都有惊无险,圆满完成任务。说实话,我从部队转业后加入乔大虎的阵营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在黑道混够刺激。”

   “左东流,我现在交给的任务绝对让刺激。”

   “是吗?任务越刺激我就越有动力,越有动力我就越有信心完成任务。”

   “杨建,和左东流说说我们的行动方案以及注意事项。”

   杨建将刚才和钱三运探讨的方案原原本本的和左东流说了,左东流将胸脯拍得震天价响:“没问题,这事包在我身上,如果完成不了或留下后遗症,尽管拿我是问!”

   钱三运知道左东流不是吹牛,他是侦察兵出身,经历过大风大浪,但万事还是小心为妙,因为即使一件看起来很容易完成的任务,如果不充分算计好,也会马失前蹄,在阴沟里翻船的,更何况这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 “左东流,办事,我很放心,但此事非同小可,一旦失败或留下尾巴,不但对我们奇石馆后患无穷,对我,对参加行动的兄弟都是灭顶之灾,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想想看,如果我们将甄大福打成重伤,警察最后查到是我们干的,我们能跑得了吗?因此,此事必须慎之又慎,宁可不行动也不能让行动失败。”

   “钱老板,放心,我会严格按照的指示办的。只是,我有个要求,就是说的增加人手的事,我想由我来根据后期侦查的情况选调。”

   “没问题。从今天开始,的主要任务就是着手此次行动的准备工作,不用事无巨细向我们汇报的,除非重大事情,一般事情都由自主决定。如果什么都听我的,那就被我束缚了手脚,就不能大展身手。再说,行动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,我又不在现场,哪能指示呢?主要还是靠自己的个人判断。”

   “好的,有钱老板的支持,如果行动不成功我都没脸回来了。”

   “很好,我相信的能耐,也祝愿能圆满完成任务。左东流,今年多大年纪了?”

   西装背带裤文艺美女街头拍写真

   “二十六岁了。”

   “有对象了吗?”

   “还没有呢。”

   “看我们奇石馆女孩子挺多的,看中哪一个,我可以帮牵线搭桥。”

   “实不相瞒,我喜欢奇石馆的一个女孩,虽然我也刻意和她接触,偶尔也献点小殷勤,可是,就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,不敢向她表露自己的心声。”左东流变得害羞起来,脸庞红红的,就像一个腼腆的大男孩。

   “我说左东流,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,见过千军万马,也出生入死过,怎么在女孩子面前显得手足无措了?快说说看,看中了那个女孩,我来帮牵针引线。”

   “我喜欢王亚男。”左东流小声道。

   “啊?喜欢她?”钱三运非常惊讶。

   “钱老板,听的口气,王亚男不好吗?”

   “不是,不是,王亚男是个性格活泼开朗的好女孩,我只是觉得她的衣着打扮有些中性化了,性格大大咧咧的,留着短发,乍看像是个男孩,我原本以为会喜欢性格柔柔弱弱的女孩,这样与的性格形成互补的。”平心而论,王亚男的长相在“五朵金花”中算是比较逊色的,其他几个女孩,比如李娟娟身材高挑,体态婀娜,虽是农村姑娘,但衣着光鲜时尚,性感妩媚;张玉珊小巧玲珑,长相甜美,见到男人还有几分娇羞,微微一笑,脸蛋还会现出几个迷人的小酒窝;黄玉琦体态丰腴,丰乳肥臀,长着一张明星脸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脸上还有几颗青春美丽疙瘩豆;韩冬雪是几位姑娘中年龄最小的,初中毕业才不久,今年才十七岁,相貌甜美,但看起来还有几分稚嫩,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,人很清纯,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。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,情人眼里出西施,也许王亚男就是左东流眼里的西施吧。

   “我也不知道,我在见到王亚男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了,也许是命中注定的,可是,她的性格也知道,对待任何人都很热情,我实在看不出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 每个人的审美观不同。王亚男虽说是个懂事、开朗的好姑娘,但钱三运对她的喜欢最多只是兄妹之情,不会也不可能上升到男女关系层面上的。现在左东流对她有意,而自己正好有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去办,何不帮帮他,做个顺水人情?

   “左东流,这次行动,我想为增添一个女帮手,好不好?”

   “女帮手?打打杀杀好像不太适合女人参加吧。”

   “假如我要王亚男参加,愿意吗?”

   “这,这个,钱老板,说实话,我知道想撮合我和王亚男,我也很想在与她近距离的接触中增进感情,可是,她一个女孩子家,真的帮不了什么忙,弄得不好,还会惹出事端来的。”

   钱三运呵呵笑道:“左东流,是不是嫌王亚男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?我看未必!不是要了解后宫夜总会和帝豪夜总会的情况吗?让她陪着,唱唱歌、跳跳舞什么的,既是工作需要,又会让她加深对的了解,何乐而不为?当然,关于我们此次行动的目的,可以不告诉她。至于后期的行动,她也不必参加。总之,她一切得听的。”

   “钱老板,我明白的意思了,谢谢!”

   晚上。奇石馆的食堂并不算宽敞,一二十人围在一起就显得有些拥挤了,但气氛很热烈,灶台上飘来浓浓的肉香味。

   “上菜喽。”香芹婶子腰间系着一条蓝色的围裙,用托菜盘端来鱼肉、羊肉。

   “杨建,拿几瓶酒来。”钱三运吆喝着,“无酒不成席嘛,今晚大伙儿好好地乐一乐,能喝酒的多喝点,不能喝酒的少喝点。”

   王亚男咂了咂嘴,小声道:“我可不会喝酒呀。”